2014/04/16 ㄟ田影(日落而息)

20140416 郭美女的巡田文

跟阿伯一起除草,然後日落而息
  傍晚五點五十分到田裡,遠遠看到阿伯蹲在1號田出水口處。我猜阿伯在除草,而且遠遠的就感受到阿伯在田裡認真除草的氛圍。
金海伯的背影
  阿伯身邊有一個鐵桶,用鐮刀割好的雜草就往裡放。為了貢獻我小小的心力,我就跟阿伯蹲在同一個區域徒手拔雜草。本來對阿伯有些藏不住的問題想問,但看阿伯如此專心,而且阿伯說”草很多,拍木(台語:難搞的意思)”,我也就收回我的問題,乖乖的趕緊加切換拔草的模式,跟阿伯一起除草。
滿鐵桶的雜草
阿伯實在有夠認真,好像一除起草來眼裡就只有雜草。
  徒手拔雜草沒有想像中難拔,拇指和食指盡量靠近底部,幾乎都能連根拔起。只是拔久了,因為需要用力還是會有點痛。雜草的種類很多,有一種阿伯叫它”排仔(台語)”我猜是國語的稗草,有一種水蔥仔(台語)。”排仔”看起來好像是牛頓樟(台語),不知道是不是以前早期小朋友夏天會摘來吸汁消暑的牛頓樟(台語)?
水蔥仔
  因為拔草的區域離路很近,中間有聽到交會的農友在談論水的問題,聽起來是在關切近日的水,其中有一句還說”最近林仔城的水溝攏沒水”。原來,路上的短暫交會,是農友們交流的方式之一。就像我看到的本來兩人,後來三人,就停在路上談水。意外的聽到籃城,讓我耳朵都豎起來了。
路過轉角處,就可停下來聊天
都過六點了,我邊除草心裡邊低估,奇怪,阿伯怎麼還不回去呢?難道不餓嗎? 不知阿伯除草要除到幾點? 在心裡不知低估了幾次,終於聽到阿伯抬頭說”天色暗了,明天再繼續,也不知道明天”舞”(台語)ㄟ完”舞”不完?….”。
原來,讓阿伯放下鐮刀是因為天暗了…..原來這個就是”日落而息”。
話畢,就提起水桶往門口埕方向走,腳程很快,我追不上。
我遠遠的被拋置身後
p.s 要離開前,阿伯說稻子太小(長不好),肥份不夠草除除後要放水灑一點雞屎。不知道放雞屎好不好? 聽說放雞屎不是比較容易有病蟲害….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