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/04/06ㄟ田影

4/5-6這兩天,金海伯都在除草,用的是割草機,將所有的田埂來來回回的走過一遍。

下午到達田裡面的時候,田埂中有許多的草蚊子(台語),像龍捲風一般的的田中盤旋。
金海伯說,田梗上的”瘋女人”(鬼針草)太多了,要趕快除一除,不然到時後巡田的時候衣服褲子上到處都是。同時金海伯說他除草的時候,多半是使用割草機來除,因為金海伯的田埂是是用土推砌成的,走起來很舒服,若是噴除草劑,雜草在土裡面的根也會枯萎,這時根抓不住土,田埂就會崩落,小小的田埂也是充滿著學問。

若有去到田裡面巡田,走在田埂路上總會發現有各式各樣的野草,金海伯的田埂總是充滿著活力。其實當中有諸多野草是阿伯刻意留下來的,阿伯說他除草的時候,並不是將所有田梗上的野草全部除掉,而是會將認識的藥草留下來,像在田中最常看見開小黃花,又會像蒲公英一樣有結毛球的,其實是一種藥草,阿伯稱為小金英,也有人稱之為兔兒草,在埔里的第三市場裡面常常會看到,有阿嬤會將之曬乾拿到市場來賣,通常是吃清熱解毒、顧肝、退火止血。
小金英
阿伯說有需要都可以去採,除此之外阿伯只要有看到認識的藥草基本上都會留下來,石頭縫裡面也有蠻多藥草的,只是我們不太認識,但是老一輩的人基本上都知道,小小的田埂路上,看似充滿著野菜雜草,但那都是阿伯多年除草下來所保留的野草,可以吃也具有療效,田埂上不再是令人討厭的雜草,而是充滿了人們可以利用的野菜,這應該是長期的經驗累積下來的結果,不是消滅殆盡,而是互利共生,在田埂上的與自然相處之道。
除完草的阿伯準備回家

阿伯有自備工具,會自己磨割草機的刀片
阿伯離開後,老屋裡頭黃昏的陽光滲入,帶來了一種老舊的感覺,像是斑駁的照片,似乎告知著時間來過,而屋內無人,工具齊全,從屋子後邊的山裡傳來五色鳥的叫聲,像是在敲木魚,不停的敲打著,尚有光陰未被超渡,而門口屋外盡是生命的綠和新屋。

門口的屋外盡是生命的綠和新屋
你們像精靈躍動著,隨著風擺盪著,一陣大風將你們全部打散,而你們又將在他處繼續自high,舞出自然的聲音,新生的節奏。

相關文章